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与昌邑市普利工贸有限公司、王东清小额借款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与昌邑市普利工贸有限公司、王东清小额借款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潍商终字第8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昌邑市普利工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宪普。
委托代理人:姜涛,潍坊蓝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单恒民。
委托代理人:郭永胜,山东昌潍大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王东清。
上诉人昌邑市普利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法院(2014)坊峡商初字第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普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姜涛,被上诉人银鑫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永胜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王东清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12月16日,银鑫小贷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11年12月15日,银鑫小贷公司与普利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银鑫小贷公司出借人民币800000元给普利公司使用,月利率为5%,借款期限为2011年12月15日至2012年3月14日,昌邑市恒丰工艺绣服厂作为保证人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为该借款合同提供担保。借款到期后,经多次催要,普利公司未偿还借款,现请求依法判令普利公司偿还借款本金800000元及利息3584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普利公司原审答辩称:借款属实,但该借款已经还清。双方约定的利息过高,银鑫小贷公司支付借款本金与合同约定的数额不符,要求银鑫小贷公司提供打款凭证。
王东清原审答辩称:签订合同属实,普利公司以昌邑市恒丰工艺绣服厂的名义为借款提供担保。银鑫小贷公司未向王东清主张过权利,该保证合同已经超过保证期间,请求驳回对王东清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银鑫小贷公司与普利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昌邑市恒丰工艺绣服厂作为保证人在合同上签字,自愿为该借款合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约定的借款金额为800000元,借款用途为流动资金,还款来源为企业收入,借款期限为2011年12月15日至2012年3月14日,借款月利率为50‰。借款合同签订后,银鑫小贷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于2011年12月15日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坊子支行向普利公司转账800000元。
另查明(一),案外人马振浩系银鑫小贷公司驻清池办事处的业务经理,银鑫小贷公司借给普利公司的800000元即由马振浩经办的。普利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宪普于2013年12月13日向马振浩支付3100000元,马振浩以银鑫小贷公司的名义向其出具收到条一份,该收到条内容为:“收到条已收到王宪普归还借款¥3100000.00叁百壹拾万元正银鑫贷款公司马振浩2013.12.13”。普利公司主张曾向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共计3100000元,该借款均系马振浩以银鑫小贷公司名义经办的。银鑫小贷公司主张,其仅借给普利公司800000元,其余的借款与银鑫小贷公司无关。庭审中,普利公司提供其与马振浩的视听资料一份,在该视听资料中,普利公司曾问马振浩是否收到普利公司偿还给银鑫小贷公司的借款,马振浩仅一直点头,但未明确认可。普利公司以此证明案外人马振浩已收到普利公司偿还的借款,但马振浩未将该款交付银鑫小贷公司。银鑫小贷公司主张,如果马振浩收到普利公司偿还给银鑫小贷公司的借款,则马振浩会将款交付公司,但银鑫小贷公司未收到马振浩交付公司的该笔借款本金,马振浩收到的普利公司支付的3100000元系马振浩与普利公司之间的纠纷,该款与银鑫小贷公司无关。银鑫小贷公司主张普利公司已按约定支付期内利息120000元。普利公司主张该借款本金已经还清,借款利息已经支付280000元,2012年6月份之前的利息已经支付完毕,银鑫小贷公司对此不予认可。普利公司要求将支付的利息超过法律规定的部分抵扣借款本金。
另查明(二),昌邑市恒丰工艺绣服厂系非法人企业。银鑫小贷公司、普利公司对于保证合同的保证期间未予约定,银鑫小贷公司认可未向王东清主张过权利。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的规定,自2011年7月7日起六个月内的贷款基准年利率为6.10%;自2012年6月8日起六个月内的贷款基准利率年利率为5.85%;自2012年7月6日起一年期至三年期的贷款基准年利率为6.15%。银鑫小贷公司、普利公司约定的贷款年利率为60%,已超过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银鑫小贷公司要求普利公司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支付逾期利息,自2012年3月14日计算至2013年12月13日,2013年12月13日之后的逾期利息自愿放弃。
另查明(三),2010年12月27日,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作出《关于同意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设立方案的批复》(鲁金办字(2010)206号),同意潍坊市坊子区银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设立方案。
原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有银鑫小贷公司提交的借款合同、结算业务申请书,普利公司提交的证明、明细、收到条、记录、凭条、借款借据、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复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为证。
原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合同的各方当事人应及时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关于普利公司是否已偿还借款本金的问题。首先,普利公司作为公司,其法律水平相对较高,在可以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将借款转至普利公司账户以偿还借款的情况下,却将3100000元直接给付马振浩,该做法不符合公司之间的交易习惯。其次,案外人马振浩虽系银鑫小贷公司的工作人员,但是普利公司向银鑫小贷公司借款800000元系通过银鑫小贷公司的账户支付的,普利公司主张的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的其他借款均未经过银鑫小贷公司的账户,银鑫小贷公司对普利公司主张的通过马振浩经办的其他借款均不知情,故在银鑫小贷公司、普利公司未对还款方式予以约定的情况下,普利公司将欠银鑫小贷公司的借款直接偿还给马振浩,亦不符合常理。第三,普利公司虽已提供支付该马振浩3100000元的证据,但该证据不能证明与本案的借款具有关联性。综上,根据“高度盖然性”的民事诉讼证据规则,以及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依法认定普利公司未偿还涉案借款的本金。故银鑫小贷公司要求普利公司偿还借款本金80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关于本案借款合同的保证人问题。本案中,保证合同的各方当事人对于保证期间未予约定,根据法律规定,保证期间应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因借款合同约定的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为2012年3月14日,在银鑫小贷公司认可在保证期间内未曾要求王东清承担保证责任的情况下,本案保证合同已超过法定保证期间,保证人的保证责任已免除。因此,银鑫小贷公司要求王东清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借款的利息问题。银鑫小贷公司认可普利公司已按约定支付期内利息120000元,对此予以确认。普利公司主张2012年6月份之前的利息已经支付完毕,已支付利息共计280000元,银鑫小贷公司对此不予认可,普利公司亦未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因银鑫小贷公司、普利公司约定的借款利率已超过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该约定已违法法律规定,对于超出部分不予支持。普利公司请求将支付的超出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的利息予以抵扣借款本金的抗辩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对于该借款的期内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按借款本金800000元,自2011年12月15日计算至2012年3月14日,借款利息为48800元。普利公司已经支付给银鑫小贷公司的期内利息超过该数额的部分应依法抵扣借款本金71200元(120000元-48800元)。对于借款的逾期利息,按照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按照借款本金728800元(800000元-(120000元-48800元))计算,自2012年3月15日计算至2012年6月8日的借款逾期利息,按年利率6.1%的四倍计算为41412元;自2012年6月9日计算至2012年7月6日的借款逾期利息,按年利率5.85%的四倍计算为13082.44元;自2012年7月7日计算至2013年12月13日的借款逾期利息,按年利率6.15%的四倍计算为256933.94元。因此,普利公司应支付银鑫小贷公司逾期利息共计311428.38元。银鑫小贷公司主张2013年12月13日之前的逾期利息系对其民事权利的合法处分,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普利公司欠银鑫小贷公司借款本金728800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普利公司支付逾期还款利息311428.38元给银鑫小贷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三、驳回银鑫小贷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226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银鑫小贷公司负担2063元,普利公司负担18163元。
上诉人普利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普利公司已经将欠款交付银鑫小贷公司的经办人马振浩,并且向原审法院提交了马振浩的收到条和录像资料,在该录像资料中,马振浩明确承认收到钱了,法院却认定普利公司没有支付。至于马振浩收钱后是否交给银鑫小贷公司与普利公司无关。普利公司在原审申请追加马振浩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审法院未经审理作出判决,程序违法。原审法院判决支付逾期还款利息311428.38元,明显超过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显属适用法律规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银鑫小贷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王东清未答辩。
本院查明:普利公司为证明其上诉主张,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2年4月11日,偿还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利息的制式单据复印件一份,该证据是银鑫小贷公司的会计刘慧慧出具的,拟证实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还存在其他一笔400000元的借款;2、2011年9月16日,普利公司法人王宪普通过昌邑农行向银鑫小贷公司账户偿还利息16000元的现金缴款单一份;3、2014年9月11日昌邑农行昌邑新村街储蓄所出具的补制单一份,证明分别在2011年12月15日、12月16日与银鑫小贷公司各发生一笔800000元的借款业务;4、2013年12月13日,马振浩出具的收到条复印件一份,内容为:收到条已收到王宪普归还借款3100000元正,叁佰壹拾(其中包括银鑫贷款公司和大秋的借款本金及利息)。银鑫贷款公司眉村办事处马振浩2013.12.13。以上证据证明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不止一笔业务。经质证,银鑫小贷公司认为1号证据系复印件,没有银鑫小贷公司的公章,刘慧慧不是银鑫小贷公司的员工,不能证明普利公司的主张;对2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2011年8月17日普利公司在银鑫小贷公司还有一笔400000元的贷款,但在2011年11月份普利公司已经还清;对3号证据不予认可,该补制单加盖的是昌邑新村街储蓄所公章,这是业务员的私章,不能对外使用,且当时800000元的汇款是通过农业银行昌邑支行都昌分理处办理的,该行的上级机构都能查询交易情况,昌邑新村街储蓄所出具补制单不符合规程,该补制单不能证明普利公司的主张;证据4系复印件不予质证,且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发生贷款业务均是通过公司账户,该证据不能证明普利公司偿还了借款800000元。
银鑫小贷公司为反驳普利公司的主张,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1年8月17日中国农业银行转账支票存根一份,证明银鑫小贷公司向王宪普发放贷款400000元。2、2011年11月16日中国农业银行潍坊坊子支行来账凭证一份,张聿亮打给银鑫小贷公司600000元现金,偿还王宪普的借款400000元及案外人杨永平的200000元借款。3、2011年9月16日王宪普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银鑫小贷公司支付借款利息16000元的收款入账通知一份,与普利公司提交的现金缴款单相符。4、2011年10月17日王宪普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银鑫小贷公司支付借款利息16000元的收款入账通知一份。以上1-4号证据证明普利公司向银鑫小贷公司借款400000元的全部流程。5、2011年12月15日,银鑫小贷公司向王宪普汇款800000元的结算业务申请书一份,尾号为1192,该汇款为普通汇款。6、2011年12月15日,银鑫小贷公司向王宪普汇款800000元的结算业务申请书一份,尾号为1196,该汇款为加急汇款。7、2011年12月16日,农业银行打入银鑫小贷公司账户800000元的银行客户收款入账通知一份,该笔款项是2011年12月15日尾号为1192号的普通汇款因未成功而退回的款项。以上证据证明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800000元的借款仅有一笔,之前确实有笔400000元的借款,但该款项已经还清,银鑫小贷公司在一审陈述的仅有一笔贷款是指仅有涉案的800000元的借款普利公司尚未偿还,普利公司二审提交的补制单仅证明一种业务状态而不能证明结果。经质证,普利公司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证明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不止一笔贷款;对2号证据代理人不清楚,需要核实;对3、4号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可;对5、6号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与普利公司提交的补制单是一致的,也能证明双方不止一笔借款;对7号证据不予认可,与本案无关。
庭审中,普利公司陈述马振浩收取的3100000元全部是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的业务,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共有七笔借款,没有书面凭证,分别为2011年12月16日的800000元(本案涉及的借款);2012年1月2日的1000000元;2012年4月20日的400000元;2012年4月29日的150000元;2012年4月29日的150000元;2012年4月30日的200000元;还有一笔时间记不清楚是400000元。普利公司的陈述中仅有一笔800000元的借款。
上述事实,有普利公司提交的收到条复印件、凭证复印件、现金缴款单、补制单,银鑫小贷公司提交的支票存根、收款入账通知、来账凭证一份、结算业务申请书两份、入账通知书一份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为证。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涉案的800000元借款是否已经还清。普利公司主张其已将涉案的800000元借款偿还给马振浩,款项已经还清,银鑫小贷公司对此不予认可。首先,本案的借款合同的主体是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合同签订后,银鑫小贷公司通过其公司账户向普利公司法定代表人账户打款800000元,完成了合同约定的借款发放义务;其次,从普利公司提交的2011年9月16日偿还借款利息的现金缴款单,及银鑫小贷公司二审提交的入账通知看,普利公司偿还借款利息也是通过普利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账户向银鑫小贷公司的账户打款。以上证据可以证明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的业务均是通过公司账户进行,普利公司作为商事交易主体,其应具备基本的交易常识及风险意识,其通过银鑫小贷公司账户取得借款,却将大额的3100000元的借款全部支付给马振浩个人,该交易行为不符合常理,亦不符合交易习惯。再次,普利公司主张马振浩收到的3100000元全部是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之间的借款,并提交了马振浩出具的收到条复印件证明其主张。本院认为,该收到条为复印件不符合证据规则的基本要求,其真实性不能确认。另从该收到条复印件内容看,收到条明确标注了是银鑫小贷公司和大秋的借款本金及利息,也就是普利公司通过马振浩的借款并不全是银鑫小贷公司的,也包括马振浩联系的其他业务,这与普利公司的陈述存在矛盾,在此情况下,普利公司依据马振浩出具的收到条复印件抗辩所欠银鑫小贷公司的借款已经还清,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普利公司要求追加马振浩参加诉讼的主张,因马振浩并非本案借款合同的一方当事人,不符合追加其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的情形,故一审法院不予准许,并不违反法律程序,至于普利公司与马振浩之间的关系,其可另行解决。
普利公司关于原审认定的利息违反法律规定的主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规定,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普利公司从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其负有及时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的合同义务,未按期偿还的,还应当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括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原审法院对于普利公司与银鑫小贷公司借款合同约定的利率经依法审查,认定该利率超过了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并依法予以调整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上诉人普利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226元,由上诉人昌邑市普利工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波
代理审判员  迟文文
代理审判员  贾丽丽
二〇一五年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刘 青

2015-04-03 16:34:25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债权债务律师 > 广东债权债务律师 > 珠海债务律师

上一篇:王某与崔某、韩某甲等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原告阜阳颍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马寨支行与被告姚坤、刘传英、范保国、姚鸳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