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德与苏佃富、桑会华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案例

杨春德与苏佃富、桑会华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案例
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潍民四终字第7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苏佃富。
上诉人(原审被告)桑会华。
二上诉人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马敬,山东国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春德。
委托代理人朱涛,山东联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因与被上诉人杨春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法院(2014)寿城民初字第27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苏佃富及其与上诉人桑会华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马敬,被上诉人杨春德的委托代理人朱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6月15日,苏佃富、桑会华向杨春德借款80000元,并出具借条一份,约定于同年8月15日前偿还,逾期不还按银行贷款利率的四倍承担违约金。苏佃富、桑会华在借条、借款姓名栏目内签字。苏佃富、桑会华借款后,于2012年7、8月份分别返还3200元,于2013年2月7日、2013年3月15日、2013年7月16日、2013年9月24日、2014年5月20日、2014年6月12日分别返还5000元、10000元、3000元、8000元、3000元、3000元,共计38400元。对上述还款,杨春德均认可系返还的本金。据此,苏佃富、桑会华尚欠杨春德借款本金41600元未还。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杨春德提供的借条、苏佃富提供的银行转款凭证等证据在案为证。
原审法院认为,杨春德与苏佃富、桑会华之间的民间借贷行为属有效民事行为。苏佃富、桑会华向杨春德借款未按约定全部返还的行为不当,应承担清偿及违约责任。杨春德要求苏佃富、桑会华返还剩余借款并按银行同类借款利率的四倍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请求,理由正当,未违反法律规定及双方的约定,本院予以支持。苏佃富、桑会华辩称已返还借款61600元,未提供证据证实,应以法院查明的数额为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苏佃富、桑会华返还原告杨春德借款本金41600元;二、被告苏佃富、桑会华支付原告杨春德违约金【本金73600元,自2012年9月1日,按银行同类借款利率的四倍(以下均以该利率计算)计算至2013年2月7日;68600元,自2013年2月8日计算至同年3月15日;58600元,自2013年3月16日计算至同年7月16日;55600元,自2013年7月17日计算至同年9月24日;47600元,自2013年9月25日计算至2014年5月20日;44600元,自2014年5月21日计算至同年6月12日;41600元,自2014年6月13日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以上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原告负担768元,被告负担1032元。
宣判后,苏佃富、桑会华不服,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被上诉人在向二上诉人交付借款时预扣了当月利息3200元,实际出借本金数额为76800元。除原审判决认定的还款外,二上诉人还于2012年10月31日返还被上诉人20000元。二上诉人尚欠被上诉人的本金数额应为18400元。2、2012年6月15日二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借款时出具的借条并非原审中被上诉人提供的借条,也没有约定违约金,仅约定了借款本金及还款日期,故上诉人对被上诉人要求按银行贷款利息的四倍承担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认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杨春德辩称:在向二上诉人交付借款时确实预扣了当月利息3200元,实际出借本金数额也确实为76800元;二上诉人主张的2012年10月31日还款20000元不属实;原审中提交的借条确为二上诉人签名、捺印。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裁判。
经本院二审查明,2014年8月27日的原审庭审中,苏佃富本人参加了庭审,在对杨春德提交的借条质证后明确表示“没有异议”,并释称2012年8月份返还的3200元系现金方式还款;杨春德释称借款的交付方式为从银行提取现金80000元后,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出借76800元,通过现金方式出借3200元。二审中,对苏佃富主张的本案实际出借本金数额为76800元,杨春德予以认可。另外,苏佃富称,原审判决认定的2012年8月份的还款3200元系银行汇款到案外人张伦丽的账号,并非原审中主张的现金支付;2012年10月31日的还款20000元,系征得杨春德的同意后银行汇款至张伦丽账号;除原审庭审及上诉状中主张的还款外,还于2012年9月份通过向张伦丽账号打款的方式返还杨春德12000元。关于2012年9月份还款12000元的主张,苏佃富除其本人陈述外,无其他证据提供;关于2012年10月31日汇至张伦丽账号的20000元系征得了杨春德同意的主张,杨春德不予认可,苏佃富也无其他证据提供;关于2012年8月份通过银行汇款至张伦丽账号向杨春德还款3200元的主张,杨春德不予认可,苏佃富既未能对其前后矛盾的陈述作出合理解释,也无其他证据提供。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被上诉人杨春德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与二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二上诉人对双方间的民间借贷关系也予以认可。对原审判决关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认定,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出借本金数额的认定。原审中,被上诉人释称借款的交付方式为从银行提取现金80000元后,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出借76800元,通过现金方式出借3200元。被上诉人将从银行提取的现金分作银行转账和现金交付两种方式出借,既不符合日常交易习惯,也明显不合乎常理,原审判决采信被上诉人的主张,认定出借本金数额为80000元,依据不足。二审中,被上诉人明确认可出借时预扣当月利息3200元,该自认既与其提供的证据相吻合,也与二上诉人的辩解相一致,更符合日常交易习惯及常理,对被上诉人的该自认主张,本院予以采信,并认定本案的实际出借本金数额为76800元。原审判决关于本案实际出借本金数额的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还款数额的认定。首先,上诉人在二审中主张原审判决认定的2012年8月份的还款3200元系银行汇款到案外人张伦丽的账号,并非原审中主张的现金支付,却未能对其前后矛盾的陈述作出合理解释,也无其他证据提供,被上诉人亦不予认可,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其次,关于2012年10月31日的还款20000元,因系汇至张伦丽的账号而非被上诉人的账号,上诉人又不能举证证明其系征得杨春德的同意后汇款至张伦丽账号,故上诉人主张的该笔还款,证据不足,不能得到支持。再次,上诉人在二审中主张2012年9月份通过向张伦丽账号打款返还被上诉人12000元,因除其本人陈述外,并无其他证据提供,被上诉人也不予认可,故本院同样不予支持。综上分析,上诉人主张的原审判决认定之外还款,均不能认定,本院对原审判决关于还款时间、数额的认定,依法予以确认。
关于逾期还款违约金的认定。原审庭审中,被上诉人为证明本案借贷的事实及逾期还款违约金的主张,提供了有二上诉人签名、捺印的借条,上诉人苏佃富本人当庭质证后也明确表示“没有异议”。二审中,二上诉人虽对借条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既不能对其前后矛盾的质证意见作出合理解释,也无有效证据提供,故对其关于借条真实性的异议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采信该借条为有效证据,据以裁判本案的逾期还款违约金,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综上,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原审判决关于实际出借本金数额的认定及判决结果均有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
一、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返还被上诉人杨春德借款本金38400元;
二、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支付被上诉人杨春德违约金【本金70400元,自2012年9月1日,按银行同类借款利率的四倍(以下均以该利率计算)计算至2013年2月7日;本金65400元,自2013年2月8日计算至同年3月15日;本金55400元,自2013年3月16日计算至同年7月16日;本金52400元,自2013年7月17日计算至同年9月24日;本金44400元,自2013年9月25日计算至2014年5月20日;本金41400元,自2014年5月21日计算至同年6月12日;本金38400元,自2014年6月13日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
以上二项均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原告负担800元,被告负担1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被上诉人杨春德负担300元,由上诉人苏佃富、桑会华共同负担15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建伟
审 判 员  侯延峰
代理审判员  丁 颖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牟姣姣

2015-04-03 16:34:21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债权债务律师 > 广东债权债务律师 > 珠海债务律师

上一篇:张怀军与王卫国、宋永强等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黄彪与钱玉娟民间借贷纠纷民事案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