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陆新娥、钱元庆、钱煴浩与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民事案例

原告陆新娥、钱元庆、钱煴浩与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民事案例
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静民三(民)初字第292号
原告陆某某,女,住浙江省。
原告钱某庆,男,住浙江省。
原告钱某浩(曾用名钱某煴),男,住浙江省。
本次诉讼的法定代理人陆某某(年籍详上)。
本次诉讼的法定代理人钱某庆(年籍详上)。
上述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华杏芬,浙江泽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朱华,浙江泽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温某某,女,住浙江省。
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住所地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12号。
法定代表人丁强,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童剑云,上海市康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承瑶,上海市康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陆某某、钱某庆、钱某浩诉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以下简称华山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追加温某某作为共同原告参加诉讼,因原告温某某下落不明,本院依法公告送达相关诉讼材料,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陆某某、钱某庆(暨钱某浩的法定代理人)及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华杏芬、朱华,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黄承瑶到庭参加诉讼。原告温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陆某某、钱某庆、钱某浩诉称:2012年7月25日,出于对被告的信任,原告的亲属钱某某因患肺部感染,由浙江省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转入被告医院治疗。2012年7月26日2时50分,原告亲属钱某某被宣告死亡。钱某某在被告处治疗的几个小时里,原告陆某某一直守护在治疗室门口,直到钱某某死亡一个小时以后,医生才让原告陆某某进入病房。原告陆某某进入病房后,用手摸了患者钱某某的尸体,发现体温很高,当即要求医生测量钱某某体温,测得体温是40.6度,过了半小时再测时仍有39.8度。原告认为,钱某某转入被告医院后,一直体温较高,原告陆某某也曾提醒医生,但被告方医生在治疗的过程中,没有采取相应措施,最终导致钱某某高烧死亡,被告方在对钱某某的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人民币2,402.2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死亡赔偿金724,6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85,988元,误工费2,298元,丧葬费25,98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共计991,272.20元。
被告华山医院辩称:患者钱某某于2012年7月25日下午转入本院治疗,当时患者本身在外院已高烧40多天未退,转入医院时患者已属危重,在医院急诊治疗抢救过程中,医院的诊治是符合医疗规范的,经四个科室会诊,并给予抗生素的药物治疗等,并告病危。当晚23点45分测量体温为37.5度,亦有相应的治疗,不存在原告所述未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现本案医疗行为已经经过上海市医学会的医疗损害鉴定,鉴定结论是医院的医疗行为对患者的具体病情、死亡原因不存在因果关系,本案不存在医疗损害。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告钱某庆、陆某某系患者钱某某的父母。原告钱某浩系患者钱某某的儿子,原告温某某系患者钱某某配偶。2012年6月17日至7月25日患者因“肺炎、感染性休克、迟发运动障碍”住浙江省桐乡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住院期行抗感染、机械通气、气管切开及德巴金、得理多等治疗。
患者钱某某因“发热40余天”于2012年7月25日15:10分经120救护车由外地医院转至华山医院急诊。来院查体,神志不清,气管切开中,血压78/50mmHg,(双)肺呼吸音粗。即予0.9%生理盐水500ml+多巴胺200mg静脉点滴。请神经内科、呼吸科、抗生素研究所、感染科会诊并告病危。据就医记录:外院肺部CT示“双肺多发斑影”,予以美平等药物治疗后疗效欠佳。痰培表示:“铜绿假单细胞、金黄色葡萄球菌”。诊断:迟发性运动障碍,肺部感染。继续予以呼吸机辅助通气,随访血气分析。16:31分抗生素所会诊:诊断:肺部感染,迟发性运动障碍。予以5%葡萄糖液250ml+万古霉素1g静脉点滴q12h,5%葡萄糖液250ml+磷霉素8g静脉点滴q12h。神经内科会诊:查体:意识不清,呼之不应。继续原神经内科治疗方案治疗。当日21:30分查体:神志欠清,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通气中,口角不自主抽动,两肺呼吸粗,未及明显罗音。诊断:肺部感染,迟发性运动障碍。23:45分患者血压98/44mmHg,心率169次/分,SpO298%,体温37.5℃予以0.9%生理盐水500ml+多巴胺400mg静脉点滴。
7月26日0:10分患者血压53/24mmHg,SpO293%,心率170次/分,予以多巴胺点滴调至80滴/分。向(患者)家属交待病情。0:40分血压51/28mmHg,SpO298%,心率150次/分,双眼光反应(-),(瞳孔)直径2mm。予0.9%生理盐水500ml+多巴胺800mg+间羟胺4mg静脉滴注100滴/分。
1:45分患者心率50bpm,血压39/21mmHg,SpO280%。再次向家属交待病情。
1:55分患者心率0,立即胸外按压,心三联一套静推。
2:50分患者心电图呈一直线,宣告死亡。
据病史记录:3:50分患者家属对(患者)死亡表示不理解,要求复测体温40.6℃。4:10分体温39.8℃。
原告方于2012年11月17日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提出医疗纠纷鉴定申请,后本院依法委托上海市医学会组织医疗纠纷司法鉴定。上海市医学会于2013年3月6日作出沪医损鉴(2013)03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分析意见为:1.患者因“发热40余天”由浙江桐乡送至华山医院急诊,当时患者处于神志不清,气管切开辅助通气中,血压78/50mmHg。诊断肺部感染及感染性休克,医方书面告知患者家属,患者处于病危。给予抗感染,多巴胺、间羟胺抗休克及机械辅助通气等处理,符合诊疗原则。
2.患者患精神分裂症、迟发性运动障碍多年,生活不能自理。本次并发呼吸道感染,送至华山医院时已为呼吸、循环衰竭,病情危重,留院12小时内死亡。患者的死亡系本身疾病转归所致。
3.医方宣布患者临床上死亡后,在家属的要求下再给尸体测体温(40.6度)。医方未就此问题与患者家属进行有效沟通与解释,存在不足。但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
结论:1、本例不属于对患者人身的医疗损害。2、华山医院在医疗活动中就尸温问题与家属沟通和解释欠妥的医疗过错,与患者钱某某的人身损害结果无因果关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陈述、户籍资料、病史记录、上海市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等为证,并经本院查证属实,依法应予确认。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在其遭受到其他公民、组织非法侵害时,有获得相应赔偿的权利。本案中,患者钱某某在被告处治疗过程中,如果医疗机构在医疗行为上存在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而构成医疗损害的,则医疗机构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由于医疗行为是一种复杂而技术含量极高的活动,病员出现的最终后果,往往与病员自身疾病的发展、医学科学和技术的局限性等事实密切相关,更因为患者个体差异的存在及病情变化的多样性而发生变化。所以在确定赔偿责任时,必须综合考虑:患者的损害后果与被告的医疗行为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该损害后果是否系被告在医疗行为中的过错行为导致、医疗过错对损害后果发生所起的损害作用比例。由于医疗行为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对医疗行为过程中是否存在上述情形作出合理判断,除依照一般常理及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以外,还需由相关的权威机构即医学会做出鉴定,从而科学地、理性地分析结果产生的原因。本案经上海市医学会进行鉴定,鉴定报告程序合法、对患者的诊疗作出了明确分析,其鉴定意见应予采信。原告对鉴定结论存在异议,但原告陈述的理由不足以推翻鉴定报告所得出的结论。被告在收治患者以后经神经内科、呼吸科、抗生素研究所、感染科会诊,并告病危。根据患者的自身病情发展,其已是在浙江桐乡医院住院40余天的重症患者,且根据病史记录医院在当晚23:45分测量体温时,患者未存在高温,而是在患者宣告临床死亡后,次日凌晨3:50分发现患者体表温度高,仅从这一现象难以认定医方在救治中存在主要过错,并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且患者死亡后果的发生往往与其病情的严重程度、患者自身的原因密不可分。根据鉴定报告意见亦表明患者的死亡的原因系本身疾病发展转归所致。故原告以被告未采取降温措施,导致患者死亡的理由,要求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同时,本院注意到上海市医学会鉴定报告指出被告在医疗活动中就尸温问题与家属沟通和解释欠妥的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无因果关系。由于鉴定报告同时也指出了被告在医疗活动中存在着事后沟通上的不足之处,虽然与患者死亡的后果无关,却反映了医疗人员进行医疗活动时对患者家属的细心关怀、安抚上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患者家属对疾病的正确认识,从而造成心理怀疑与不解。作为医疗机构,除在今后的医疗活动中予以重视、积极改进外,在经济上对原告方进行一定的补偿,可适当弥补患者家属对于死亡原因等存在的疑惑,现被告表示自愿赔偿原告5,000元,本院予以准许。关于鉴定费,因被告华山医院在沟通协商上的不足,导致诉讼,故鉴定费由被告承担。另,考虑到原告钱某庆、陆某某在患者去世后,目前独自抚养原告钱某浩,生活困难,原告提出免交诉讼费用的申请,本院经审核予以准许减免部分诉讼费用。据此,《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对原告陆某某、钱某庆、钱某浩、温某某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陆某某、钱某庆、钱某浩、温某某人民币5,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医疗鉴定费共计人民币3,500元,由被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承担。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712.70元,减免收取计50元,由原告陆某某、钱某庆、钱某浩、温某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孙亦玢
代理审判员  刘文娟
人民陪审员  王 克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陆锋莉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2015-04-03 19:19:50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 广东医疗律师 > 珠海医疗律师

上一篇:株式会社二友与武汉市医保医疗器械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执行案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