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某某强制医疗案例

熊某某强制医疗案例
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
强 制 医 疗 决 定 书
(2015)东刑初字第26号【强医决字第1号】
申请机关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
被申请人熊某甲,男,1990年10月3日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汉族,初中文化。2014年6月8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11日被监视居住并被送往江西省精神病院住院治疗,同年7月30日被解除监视居住。
法定代理人熊某乙,男,1954年9月20日出生,汉族,系被申请人熊某甲的父亲。
诉讼代理人肖红红,江西英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以东检公诉医申(2015)1号强制医疗申请书,于2015年1月5日向本院提出申请,申请对被申请人熊某甲进行强制医疗。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检察员黄翀出庭支持申请,被申请人熊某甲的法定代理人熊某乙、诉讼代理人肖红红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申请:2014年6月7日,熊某甲在家中趁其妻子舒某在床上熟睡时,用一把水果刀将其杀害。次日,公安机关将熊某甲抓获归案。
经依法鉴定,被害人舒某系锐器穿透左侧胸壁、贯穿左肺致大失血、失血性休克死亡;熊某甲患有精神分裂症,作案时处患病期,受精神病性症状支配,辨认及控制能力丧失,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为支持上述申请,申请机关提供了证人证言、现场勘验笔录、鉴定意见、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病历等证据证实。
申请机关认为,被申请人熊某甲实施了故意杀人的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对其强制医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提出强制医疗申请,提请本院依法决定。
被申请人熊某甲的法定代理人及诉讼代理人对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检察院的强制医疗申请书无异议,同意对被申请人熊某甲强制医疗。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7日凌晨,被申请人熊某甲在自己家时精神病发作,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将躺在卧室床上的妻子舒某杀害。后被申请人熊某甲将此事告知家人,同日上午7点半左右,被申请人熊某甲在亲友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2014年6月11日,公安机关采取临时的保护性约束措施将被申请人熊某甲约束于江西省精神病院。经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鉴定,于2014年6月23日作出(东)公(刑)鉴(伤)字(2014)0610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认定被害人舒某系锐器穿透左侧胸壁、贯穿左肺致大失血、失血性休克死亡。经江西精神病学司法鉴定所鉴定,于2014年7月30日作出赣精司法鉴定所(2014年)精鉴字第126号精神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被申请人熊某甲患有精神分裂症,作案时处于发病期,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丧失,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实:
一、被申请人熊某甲实施了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暴力行为的证据
1.证人熊某乙、熊某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早上6时许,熊某甲跑到楼下父母家里说他把老婆杀掉了,熊某乙听后到熊某甲家看就发现舒某躺在客厅里,脖子上被皮带勒住,地上有好多血迹。后熊某甲同亲属一起到派出所自首。头一天,熊某甲姐姐还带他到一附院看了病,医生说他有抑郁症。
2.证人熊某丙、毛某某、熊某丁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早上,大家接到电话得知熊某甲杀害了舒某,后大家一致带着熊某甲到派出所自首。
3.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凌晨1点和3点的时候,对面邻居的灯是亮着的。
4.证人姜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6月6日20时左右,其打电话给女儿舒某得知舒某已在回南昌的路上。
5.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舒某系锐器穿透左侧胸壁、贯穿左肺致大失血、失血性休克死亡。
6.南昌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DNA鉴定书证实:送检的被害人舒某身上提取的水果刀刀刃上的可疑血迹及熊某甲红色内裤上的可疑血迹均系人血,支持该血痕为舒某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送检的现场提取的水果刀刀柄上检出人血,支持该血痕为熊某甲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送检的现场提取的水果刀刀鞘上检出人血,与舒某及熊某甲的DNA混合产生的结果相符。
7.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现场照片证实:证明案发现场情况。
8.被申请人熊某甲的陈述证实:熊某甲一开始大部分时间处于沉默状态,称舒某害了其家人和自己,一时又称其感觉很多事情舒某在操纵他,其朋友少了很多,觉得舒某不死其日子会很难过,一时又称因为其爱舒某才杀人。其是从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对着躺在床上的舒某连捅了三刀,后又用皮带勒住舒某的颈脖子,后来其在家里想找打火机自杀。
二、被申请人熊某甲属于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精神病人的证据
江西精神病学司法鉴定所精神病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被申请人熊某甲患有精神分裂症,作案时处于发病期,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丧失,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三、被申请人熊某甲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证据
1.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出具的关于建议办案单位将熊某甲送往精神病医院进行司法鉴定的函证实:2014年6月8日,熊某甲在接受提审时,突然精神失常,用手中签字的笔刺杀同监室人员,不停殴打同监室人员,撞击物体,致多名在押人员倒地。在监号里,熊某甲精神恍惚,时常自言自语,大呼小叫,口中重复念到:我老婆在天上看我。羁押期间,熊某甲精神狂躁,有严重的自杀倾向,无法控制。
2.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病历证实:2014年6月6日,经心身医学科诊断熊某甲患抑郁症。
3.证人熊某乙的证言证实:其儿子熊某甲性格比较内向,有时还比较暴躁激动。
4.证人熊某丙的证言证实:弟弟熊某甲结婚后变得更内向了,吵架的时候脾气很暴躁,会做出很过分的事情。2014年6月6日,因熊某甲打工回家后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其带熊某甲前往精神病医院治疗,因医生接待人员已满,又到南大一附院心理科治疗,经诊断为抑郁症,未开药就返回家中。
5.证人熊某丁的证言证实:大概一两年前,三姐熊某某同其说过,熊某甲有些异常迹象,精神不太正常,有的时候脾气暴躁。
四、其他证据
1.被申请人熊某甲身份信息材料:证明熊某甲系成年人,无违法犯罪记录。
2.归案经过:证明2014年6月7日上午7点半左右,被申请人熊某甲在他人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称在家中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3.释放通知书、监视居住决定书、解除监视居住决定书、情况说明证实:2014年6月11日,公安机关将涉嫌故意杀人被执行拘留的熊某甲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而予以释放,并于同日送往江西省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同年7月30日,因不追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决定对被申请人熊某甲解除监视居住。
4.收条证实:2014年8月27日,被害人家属舒某某、姜某某收到熊某甲亲属赔偿款46万元整。
5.结婚证证实:被害人舒某系被申请人熊某甲的配偶。
6.专家证言:本院依照法律规定,于2015年1月9日会见了被申请人熊某甲,并向其经管医生涂某某了解被申请人熊某甲相关情况。据涂某某陈述,被申请人熊某甲的病会复发,必须长期坚持吃药,如果不吃药,这种病不定时就会复发。
本院认为:被申请人熊某甲精神病发作时实施暴力行为,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社会危害性已经达到犯罪程度,但经法定程序鉴定为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而且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符合强制医疗的条件,可以予以强制医疗,且被申请人的法定代理人及诉讼代理人对此均无异议,检察机关提出对被申请人熊某甲进行强制医疗之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第二百八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二十四条、第五百三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对被申请人熊某甲予以强制医疗。
如不服本决定,可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五日内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本决定的执行。
审判长 阙丽娟
人民陪审员黄珊
人民陪审员朱凯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陈 思

2015-04-03 19:15:32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 广东医疗律师 > 珠海医疗律师

上一篇:余晓红与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黄丕明非法行医案减刑刑事案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