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晓红与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民事案例

余晓红与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民事案例
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大民一初字第482号
原告余晓红。
委托代理人曾之友,律师。
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
法定代表人李安勇,院长。
委托代理人颜长明,该院院长助理。
委托代理人姚哮波,该院医务科科长。
原告余晓红诉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3月11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刘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原告于2014年3月12日申请对医疗过错、过错程度及伤残等级进行鉴定。本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中原告表示暂不做伤残等级进行鉴定。2014年7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随即,原告再次申请对伤残等级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4年10月15日,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本院于2014年11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余晓红及委托代理人曾之友,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颜长明、姚哮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因跌伤(右肱骨外科颈骨骨折)于2012年4月27日在被告处就医,由于被告医疗过错,致使原告术后折断部分移位、骨痂生长、螺钉松动,因此骨折无法愈合,疼痛加剧。2013年12月5日,原告第三次手术病愈出院。由于被告上述过错行为,进一步加大原告伤害,导致原告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支付医疗损害各项赔偿费用129084.04元。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原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拟证明原告身份情况;
二、病历四本、病案资料三套,拟证明三次住院48天;
三、医疗费票据十七份(无第一次住院费票据),拟证明三次医疗费36793.75元,门诊费871.50元;
四、护理费收据二份,拟证明支付护理公司护理费1480元;
五、查询复印费票据二份,拟证明原告支付查询复印费34元;
六、工资证明一份,拟证明原告受伤前月工资为3200元;
七、鉴定费票据四份,拟证明鉴定费为8855元;
八、交通费票据,拟证明原告产生医疗期间交通费2000元,鉴定交通费1000元;
九、鉴定意见书二份,拟证明被告过错参与度50%,造成原告九级伤残,伤残定残日2014年10月15日;
十、户口簿复印件二份,拟证明被扶养人毛某某在原告受伤时12岁。
被告未提供书面答辩状,庭审中辩称,原告诉请第一次住院费用是骨折造成及第三次在四医院的费用是治疗骨折的必要费用。我方对误工时间有异议,伤残鉴定是骨折伤残,不是手术造成的伤残,误工时间应为第一次术后至第二次术前。鉴定机构出具的参与度鉴定结论不是手术参与度,该参与度是推理的结果,不是事实结果。伤残鉴定与手术无关,与手术参与度无关。车票全部都是连号,工资证明不能采信,无合同无工资表无上岗证等证据佐证。经我方查明,原告为低保人员,自2013年4月开始领取低保,我方对工资证明合法性、真实性都有异议。原告手骨折是事实,我方对第二次手术的手术费的参与度认可,对医保报销部分不应承担,其他手术责任我方不认可。抚养费与我方无关联。
被告为支持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一份、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一份、组织机构代码证一份,拟证明被告主体合法,并系其他非营利性机构;
二、原告2012年4月27日至2012年5月10日病历资料复印件十五页,拟证明被告根据原告伤痛情况及右肩关节X片透视结果、诊断确定做右肱骨外科颈切开复位加锁定钢板内固定术,并经原告及其亲属分别签署知情同意书等,均可说明被告诊断及手术过程不存在不当或有“过错”;
三、原告于2014年1月14日向医疗行政机构提交的申请书一份、情况说明一份、赔偿明细一份、签到册二份,拟证明原告不作鉴定,自定10级伤残,并企图通过医疗行政机构的渠道,达到索赔目的。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一无异议;证据二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证据三中第一、第三次的费用不予认可,是必然要发生的,我方只认可第二次的费用,另治疗腰腿与本案无关,有些票据不是原告的名字不予认可;证据四护理费我方只认可第二次住院的护理费;证据五无异议;证据六有异议,无劳动合同、财务工资报表,我方只认可第二次住院期间的;证据七是真实的,但伤残鉴定与我方无关,过错鉴定费我方认可;证据八交通费请法庭审查,我方只认可第二次住院的;证据九我方认可过错鉴定,不认可伤残鉴定;证据十扶养费无法律依据我方不应承担。
原告对被告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一无异议;证据二鉴定意见已将其推翻,不能采信;证据三与本案无关。
本院对本案证据分析认定如下:原告的证据一、二、五、七,被告的证据一,当事人均无异议,符合证据法定要件,予以采信。原告的证据三,对其票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与原告第二、三次住院时间相符且与病情相符的门诊票据计144元及第二、三次住院票据,予以采信;其他票据,原告未能证实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四为收据,不是符合相关规定的发票,不具有合法性,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六,无其他证据相互佐证,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八,不符合证据的法定要件特征,不予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九、十,符合证据法定要件,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二,与原告提供的证据三中的自贡七六四医院的病案资料一致,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三,符合证据的法定要件,予以采信,但不能证明被告的主张。
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庭审笔录,本院认定以下案件事实:
2012年4月27日,原告因1天多前跌伤入住被告医院治疗,住院至同年5月10日出院。被告出院记录记载:出院诊断为右肱骨外科颈粉碎性骨折、软组织挫伤;手术名称为右肱骨外科颈切开复位加锁定钢板内固定术。2012年9月26日至同年10月12日,原告在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16天,原告的住院费用为16828.24元。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病案记载出院诊断为右肱骨外科颈骨折术后延迟愈合、护理等级为二级。2013年11月18日至同年12月5日,原告在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17天,原告住院费用为6303.63元。自贡市第四人民医院出院记录记载出院诊断为右肱骨外科颈骨折术后骨愈合、急性支气管炎;手术名称为内固定取出术;护理等级为二级。
另查明原告于1999年11月29日生育一子毛某某,其户籍地为自贡市大安区。
诉讼中,原告申请对被告的诊疗行为、医疗过错、过错程度及伤残等级进行鉴定。本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中原告表示暂不做伤残等级进行鉴定。2014年7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14)司鉴字第10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1.自贡七六四医院对余晓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2.自贡七六四医院的过错与患方因素是导致患者目前损害后果的共同因素(参与度理论参考值约50%)。本次鉴定费共计8000元。随即,原告再次申请对伤残等级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4年10月15日,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作出法临:2014-3448法医学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余晓红右肱骨外科颈颈粉碎性骨折术后右上肢功能障碍属九级伤残。本次鉴定费计855元(含因鉴定产生的扫描费55元)。上述鉴定费中,原告垫付855元,被告垫付8000元(含原告向被告借支的3000元)。
诉讼中,原告将诉讼请求金额变更为126793.48元,其中:一、医疗费377664.75元(第一次住院医疗费13661.38元,第二、三住院医疗费分别为16828.24元、6303.63元,门诊费871.50元;二、误工费95595.40元(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共29个月19天,每月3200元);三、护理费3720元(16天护理公司1480元,家属护理32天按70元/天共2240元);四、交通费3000元(医疗交通费2000元+鉴定差旅费1000元);五、住院伙食补助费960元(住院48天×20元/天);六、营养费480元(住院48天×10元/天);七、查询、复印费34元;八、伤残赔偿金89472元(22368元×20年×20%);九、鉴定费8855元(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费8000元,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费800元,鉴定检查费55元);十、被扶养人生活费9805.8元(16343元×20年×20%÷2);十一、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以上第一至十项共计249586.95元,按照过错鉴定各承担50%(124793.48元),精神抚慰金不划分责任,被告还应承担134793.48元,品迭原告向被告借支3000元,被告承担鉴定费5000元,被告还应支付赔偿款126793.48元。
本院认为,原告因跌伤在被告处住院治疗,经鉴定确认被告对原告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且被告的过错与原告方因素是导致目前损害后果的共同因素(参与度理论参考值约50%),故对原告目前的损害后果由原、被告各承担50%的责任。原告第一次住院是因其跌伤所发生的,故因第一次住院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由其自行承担,被告不承担责任,对原告的损失本院只认定第二、三次住院治疗费用及产生的相关费用。原告的医疗费,第二、三次住院费用当事人无异议,本院认可23131.87元;门诊费用中与病历记载一致且治疗时间相符、病情相符的计144元,本院予以认可,以上共计23275.87元。原告请求的误工费,原告为城镇人口,原告按照每月3200元计算并无不当;误工费原告计算至定残前一日,但原告既无休息证明证实,也无鉴定意见予以支持可计算到定残前一日,且原告自己受伤后也需要休息,故本院认可误工时间为33天(第二住院时间+第三次住院时间),其误工费为3471.78元(3200元/月×12个月÷365天×33天)。原告请求的护理费,因原告为二级护理,其护理费为1980元(33天×60元/天)。原告请求的交通费,其实际产生,本院酌定为1000元。原告请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因原告在本地就医,不符合支付住院伙食补助费的条件,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请求的营养费,本院认可330元(33天×10元/天)。本案的查询复印费34元,本院予以确认。原告请求的伤残赔偿金即残疾赔偿金89472元,计算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本案鉴定费8855元,本院予以确认。原告请求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儿子为未成年人可计算到18周岁,原告儿子现已年满14周岁,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为6537.20元(16343元×4年×20%÷2)。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原告为九级伤残,本院酌定为6000元。综上,原告的损失为140955.85元,原告承担70477.92元,被告承担70477.93元,扣除被告已垫付的8000元尚应支付62477.93元。
被告称对第二次手术的手术费的参与度认可,对医保报销部分不应承担,但与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不符;本案中的医疗费是否在医保报销,系原告与医保机构的保险合同关系产生的,被告不能因此获益,其辩称均不能成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余晓红62477.93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440元,由原告负担720元,被告自贡七六四医院负担7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收款单位:法院共享非税收入,帐号:10151061860824103500900003,开户行:建行自贡分行营业部)。
审判员  刘健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彭竞

2015-04-03 19:14:45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深圳医疗事故律师 > 广东医疗律师 > 珠海医疗律师

上一篇:任兴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綦江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熊某某强制医疗案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