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与刘振海财产返还纠纷民事案例

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与刘振海财产返还纠纷民事案例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二中速民终字第037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国海,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韩霞,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彤,男,该公司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振海。
委托代理人朱丹,天津安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因财产返还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滨功民初字第25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韩霞、李彤,被上诉人刘振海的委托代理人朱丹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月21日,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商苑公司)与案外人吴建飞签订《临时房屋使用协议》,约定位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桥商苑五金电器城×区×号的房屋由吴建飞租用,期限为2011年1月23日至7月22日。基于此,金桥商苑公司与案外人为租赁关系,金桥商苑公司主张刘振海租金返还期限不在上述协议期限内,金桥商苑公司主张租金收取期间为上述协议的自然延续,案外人并未依上述协议延续给付金桥商苑公司相应的租金。
金桥商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国海于2005年8月18日与刘振海签订合伙协议:双方合作共同投资建设五金电器城项目,刘振海占49%的投资比例,李国海占51%的投资比例,在投资成本回收后,除经营管理、税务等费用外为利润,分配按投资比例进行分配。上述协议业经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二终字第111号民事判决书确认为李国海是代表金桥商苑公司签订的合伙协议,且该协议为有效协议。基于此,双方为合伙关系。
刘振海于2012年5月18日收取了吴建飞2011年7月至2012年5月房租,此行为经原审法院(2013)滨功民初字第196号、本院(2014)二中保终字第017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为有权收取行为,针对本案金桥商苑公司诉请的内容已经做出生效判决。金桥商苑公司以刘振海无权收取为由,诉请刘振海返还租金。刘振海认为己方有权收取,金桥商苑公司诉请已经判决,坚持本诉违背一事二理的原则,请求驳回金桥商苑公司的起诉。
金桥商苑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刘振海支付2011年7月份至2012年5月份房屋租金38750元;2、刘振海支付自2011年7月份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期间的利息损失;3、本案诉讼费用由刘振海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争议焦点一为金桥商苑公司诉请刘振海返还的是租金还是合伙利润分成?依照相关生效判决认定,双方同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桥商苑五金电器城开发建设者、经营管理者,为合伙关系,刘振海有权收取租金,该租金包含双方合伙项下的共同利润。因此,金桥商苑公司诉请刘振海返还的应是己方合伙收益。
争议焦点二为金桥商苑公司诉请的合伙收益是否已经分配解决?原审法院(2013)滨功民初字第196号民事判决书、本院(2014)二中保终字第0171号民事判决书均已针对本案金桥商苑公司的诉请内容作出生效判决。金桥商苑公司认为其是唯一收取讼争租金的主体,刘振海无权收取、必须返还的意见,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诉讼原则,金桥商苑公司诉请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应当驳回金桥商苑公司的诉讼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7元,由原告负担。”
原审判决宣判后,金桥商苑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2、一、二审诉讼费由刘振海承担。主要理由:1、金桥商苑公司具有经营管理权,刘振海收取租金后,公司无法再按照公司法和税法的相关规定正常经营,原审法院认定刘振海有权收取租金没有依据,有失公平;2、生效的(2012)滨功民初字第0899号民事判决书、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速民终字第1090号民事判决书确认了刘振海无权收取租金,故刘振海收取的租金应当返还金桥商苑公司;3、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速民终字第0828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本案实体审理后原审法院依然未对本案进行审理;4、指令审理后,应当组成合议庭,而原审法院却独任审判,程序违法。
刘振海辩称,生效的(2012)滨功民初字第0899号民事判决书、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速民终字第1090号民事判决书与本案的事实不同,区别在于本案刘振海已经收取了租金,故对本案不产生效力。不同意金桥商苑公司的上诉请求,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金桥商苑公司在二审期间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一、2005年8月18日刘振海与李国海签订的《协议书》;证据二、金桥商苑公司与天津开发区商口管理处签署的协议书、产权证一份;证据三、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2)滨功民初字第0899号民事判决书、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速民终字第1090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同案不同判;证据四、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速民终字第0829号民事裁定书,证明本案不属于“一事不再理”。上述证据的证明目的:天津开发区商口管理处委托金桥商苑公司负责管理,刘振海无权收取商户租金。证据五、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12月5日出具的津和检民违监(2014)7号《通知书》一份,证明由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和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确认的于2005年8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为有效协议的判决存在问题。
刘振海在二审期间未提交证据。
刘振海对金桥商苑公司提交的证据质证认为,上述证据均未在一审中提交,均不属于新证据,均不能证明金桥商苑公司的证明目的;津和检民违监(2014)7号《通知书》虽属于新证据,但不能证明金桥商苑公司的证明目的。
本院对金桥商苑公司提交的证据认为,对于证据一、二、三、四均形成于一审诉讼之前,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证据,不能证明金桥商苑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证据五,不能否认确认双方于2005年8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为有效协议的(2011)和民初字第898号民事判决和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二终字第111号民事判决的既判力,不能证明金桥商苑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业已生效的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3)滨功民初字第196号民事判决书及本院(2014)二中保民终字第0171号民事判决书确定了刘振海有权收取诉争期间段内的租金,故金桥商苑公司主张刘振海无权收取租金、应予返还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由于双方均认可刘振海收取了本案诉争期间段内的租金、并在上述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中得以分配,故上述生效判决的审理已经涵盖了本案的争议,原审法院驳回了金桥商苑公司要求刘振海返还本案诉争期间段内的租金的诉讼请求,处理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生效的(2012)滨功民初字第0899号民事判决书、本院(2012)二中速民终字第1090号民事判决书所审理的案件事实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本案不具有拘束力。金桥商苑公司关于同案不同判的上诉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由于本案为指令进入实体审理案件,原审法院在审理程序上并无违法之处,金桥商苑公司关于原审法院适用程序违法的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69元,由上诉人天津开发区金桥商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乜 红
代理审判员  王孟璐
代理审判员  王 晶
代理审判员  田 雷
代理审判员  邓晓萱
二〇一五年三月五日
书 记 员  张若宇
速 录 员  郑 楠

2015-03-26 20:40:50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重庆律师 > 重庆法律顾问

上一篇:赵永霞与朱晓萍、朱跃忠保证合同纠纷民事案例

下一篇:李树江减刑案刑事案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