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甲、刘乙等与刘丁、刘A法定继承纠纷民事案例

刘甲、刘乙等与刘丁、刘A法定继承纠纷民事案例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1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甲。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乙。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丙。
以上三位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郭喜平,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丁。
委托代理人李群彪,上海政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一帆,上海政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A。
原审第三人黄某某。
上诉人刘甲、刘乙、刘丙因法定继承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21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丁、刘A及刘甲、刘乙、刘丙系刘国权(2013年10月23日报死亡)与王雅娟(2004年12月14日报死亡)子女。另,刘丁为XXX残疾人,残疾XXX。
原审另查明,2010年2月22日,经上海市宝山公证处公证,刘国权立下如下公证遗嘱:“在我去世后,将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包括但不限于存款、现金)均遗赠给黄某某(公民身份号码:XXXXXXXXXXXXXXXXXX)一人所有,黄某某受遗赠的财产为其个人财产”。
原审又查明,2012年12月16日,刘国权存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人民币(以下币种皆为人民币)2万元,2013年10月23日刘丙取款本金2万元,并交由刘甲。2013年8月20日,刘国权名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取款15万元。2013年1月2日,刘国权存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7万元,2013年10月23日刘丙取款本金7万元。2013年2月26日,刘国权存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15,000元,2013年10月23日刘丙取款本金15,000元。截止2014年3月21日,刘国权名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余额737.24元,其中2013年10月22日刘丙取款1万元。2014年2月,刘丁、刘A诉至法院,要求由刘丁继承遗产281,617.59元中的30%即84,485.27元。
原审再查明,刘国权死亡后,其丧葬事宜由刘甲、刘乙、刘丙处理。另,刘丙领取丧葬补助金15,884元。
原审审理中,刘甲、刘乙、刘丙表示丧葬费花费共计25,000元。刘丁表示若无发票,认可2,000元。
原审审理中,刘丁出示“刘A”书写的情况说明,证明刘A放弃继承遗产。情况说明中记载“我叫刘A,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XXXXX。我父亲刘国权今年10月22日因病去世,我们全部晚辈于10月24日在上海西宝兴路宝兴殡仪馆为父亲举办了追悼会。现在我决定放弃继承父亲的遗产,同时因为我长期居住在安徽铜陵,也不愿意参与到兄弟姐妹之间的遗产纠纷当中,所以写了这份情况说明,希望贵法院理解”。落款日期为2013年12月31日。刘甲、刘乙、刘丙对情况说明无异议。
另,2013年8月11日,刘丁书写“给全家一封公开信”的信件。信中记载“……最后关于公证书对我来讲,完全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我一点也不惊讶。我今天写这封信思想斗争也蛮激烈,考虑再三还是把我所见所闻公布一下,让大家有所了解。我在此作承诺伍万元放弃,彩芬来电讲伍万元自愿放弃”。刘甲、刘乙、刘丙表示该封信件可以证明刘丁承诺不要遗产。刘丁表示,假如按照公证遗嘱履行,其放弃5万元遗产;另,根据法律规定,放弃遗产应在遗产处理前作出,当时刘丁表示放弃继承无法律效力。
原审审理中,刘甲、刘乙、刘丙提供2013年8月18日“刘国权”书写的遗嘱一份,证明刘国权已无遗产可分。内容为:“我刘国权提出申明在2010年宝山区公证处办理壹份公证书提出作废。原因由于我年老93岁在2012年12月得了疾病,医生回绝,回家休养已经无法治疗。外地根本无条件治疗,故所以来上海有三位子女照顾大女儿刘甲小女儿刘乙小儿子刘丙全权负责照顾,我现在委托邻居庄某某女士作为证人,由于年老多病医院几进几出,没有存款可以分”。刘丁对遗嘱真实性不予认可,不能确定该笔迹系被继承人的,不能证明内容部分系刘国权的意思表示,该遗嘱中无涉及财产分配的内容,故该遗嘱无效。另,刘甲、刘乙、刘丙提供的录像(录像显示有刘甲、刘乙、刘丙及刘国权四人)一份,证明2013年8月19日刘国权对财产的分割意见:15万元给刘甲、刘乙、刘丙每人5万元,5万元系父亲过世后证人给刘甲、刘乙、刘丙的;余下的10多万元用于刘国权身后事,用完剩余部分给刘甲、刘乙、刘丙子女。刘丁表示录像内容含糊不清,不能判断其内容,也不能证明系刘国权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老人背对镜头,不能证明该人是刘国权本人,录音录像未经公证,故该录像无效。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本案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抑或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二、本案遗产若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刘丁放弃继承5万元的意思表示如何认定?刘丁提供的“刘A”放弃继承遗产的情况说明如何认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根据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一)、刘国权在宝山区公证处办理的遗嘱是否可以作为本案遗产分割的依据。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本案中,法院依法向受遗赠人黄某某送达公证书相关证据材料,其收到法院送达的相关材料时应视为其已知道受遗赠的事实,但其在两个月内并未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应视为放弃受遗赠,故刘国权所立公证遗嘱不能作为遗产分割的依据。(二)、刘甲、刘乙、刘丙提供的2013年8月18日“刘国权”书写的“遗嘱”是否可以作为本案遗产分割的依据。法院认为,公民可以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即使上述遗嘱系刘国权本人书写,因遗嘱中写明“没有存款可以分”,遗嘱中并未涉及处分其个人财产的行为,亦与法院查明的其名下有银行存款的事实相矛盾,故该遗嘱不能作为遗产分割的依据。(三)、刘甲、刘乙、刘丙提供的录像是否可以作为本案遗产分割的依据。法院认为,形式上,该录像的录制时间、见证人均无法确认;内容上,其陈述的内容模糊,故该录像在形式、实质要件上均不符合遗嘱的构成要件。即使该录像符合遗嘱的构成要件,因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故该录像亦不能作为本案遗产分割的依据。综上,本案中遗产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处理。
关于争议焦点二,根据法律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应当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作出。本案中刘甲、刘乙、刘丙辩称刘丁已放弃继承的意见,因刘丁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系在继承开始前作出,而非在继承开始后作出,故应当允许刘丁对其放弃继承5万元的意思表示翻悔。现刘丁要求继承被继承人刘国权遗产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准许。关于刘丁提供的情况说明,虽然刘甲、刘乙、刘丙对刘丁提供的情况说明不持异议,然除该情况说明外,并无其他证据佐证该情况说明的真实性。因刘丁提供的“刘A”书写的情况说明真实性法院无法确认,法院认定刘A并未放弃继承权。
综上,刘丁、刘A及刘甲、刘乙、刘丙系被继承人刘国权的合法继承人,均有权继承刘国权的遗产。考虑刘丁XXX残疾情况,法院分配遗产时对其予以照顾。刘国权的遗产由刘丁继承22%,刘A及刘甲、刘乙、刘丙各按照19.5%的比例继承。被继承人名下银行账户中被刘丙取走的钱款皆为刘国权遗产。另,关于刘国权名下尾号为59937的中国邮政银行账户生前取款15万元的性质,根据刘甲、刘乙、刘丙陈述,15万元由刘国权生前取出,并在刘国权死亡后刘甲、刘乙、刘丙根据刘国权生前所录录像进行了分配。在法院否定录像合法性的情况下,基于该录像所进行的财产分配应属无效,故15万元应作为遗产一并继承。刘国权的遗产范围如下:1、尾号为24615账户内余额737.24元及刘丙取款的1万元;2、刘丙取款尾号为93023账户的7万元;3、刘丙取款尾号为49691账户的15,000元;4、刘甲获得的尾号19594账户中的2万元;5、刘国权名下尾号59937账户取款的15万元。上述遗产共计265,737.24元,根据继承比例,刘丁获得的遗产数额为58,462.20元。刘A及刘甲、刘乙、刘丙各获得遗产51,818.76元。为避免当事人诉累,法院将丧葬费、丧葬补助金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因刘国权的丧葬事宜由刘甲、刘乙、刘丙负责,参照上海市上一年度丧葬费标准,刘甲、刘乙、刘丙表示丧葬费花费25,000元,法院予以确认。丧葬补助金15,884元抵扣丧葬费后,丧葬费余款9,116元由刘丁、刘A及刘甲、刘乙、刘丙均等承担。抵扣后,刘丁获得遗产56,639元,刘A获得遗产49,995.56元。刘国权遗产已由刘甲、刘乙、刘丙均等处分,故应由刘甲、刘乙、刘丙均等返还给刘丁、刘A应得的遗产。原审法院据此判决:一、刘丙取出的被继承人刘国权名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2万元、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7万元、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15,000元、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余额737.24元及2013年10月22日取款1万元,及刘国权生前取款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账户(XXXXXXXXXXXXXXXXXXX)15万元归刘甲、刘乙、刘丙所有;二、刘甲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刘丁18,879.66元,支付刘A16,665.18元;三、刘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刘丁18,879.66元,支付刘A16,665.18元;四、刘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刘丁18,879.66元,支付刘A16,665.18元。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刘甲、刘乙、刘丙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继承人刘国权名下存款的15万元已在生前做了处理,不应再作为遗产进行分割;被继承人死亡后的丧葬费用等相关费用实际为80,324.10元,而非2.5万元;三上诉人共同履行照顾被继承人晚年的生活起居,三上诉人才是尽到主要赡养义务的继承人,因此在分配遗产时,刘丁不属于“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继承人,不应予以照顾;对未尽到赡养义务的刘A和刘丁在分配遗产时应当少分。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刘丁、刘A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黄某某未到庭,也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中,上诉人称被继承人已于生前将其名下存款中的15万元平分给三上诉人并将钱存入邻居庄某某的某某,被上诉人刘丁表示证人的意见能够证明转款的过程,也能证明被继承人委托庄某某保管15万元的事实,但并非象上诉人所说的是赠与行为。
二审中证人庄某某到庭作证,称:我和刘家是老邻居。2013年8月18日被继承人来找我,告诉我在安徽的刘A不管他了,钱也不要了,刘丁写了张纸放弃5万元,说也不管他了。被继承人说本来应该死后给的钱,现在在生前分割掉,不给刘A和刘丁了。被继承人说现在就要把钱取出分掉,小儿子刘丙说怕以后开销大,把钱先放在我这里,所以后来被继承人就把钱给我保管了。
本院认为,关于转入庄某某账户的15万元的性质,上诉人称系被上诉人生前对其的赠与,但15万元并未直接交予上诉人或转入上诉人的银行账户,而是转入案外人的某某,根据证人的陈述,上诉人并未明确表示接受赠与,而是将钱交予证人保管,故上诉人的主张不能成立。关于丧葬费等问题,原审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相关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做出原审判决,合情合理,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不再赘述。上诉人认为15万元被继承人生前已赠与给其、丧葬费为8万余元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286元,由上诉人刘甲、刘乙、刘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冬寅
代理审判员  李 罡
代理审判员  黄 亮
二〇一五年三月五日
书 记 员  刘 婷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2015-03-23 20:10:51 浏览:

文章位置: 首页 > 北京 > 门头沟

上一篇:何A与何甲、何乙等法定继承纠纷申诉民事案例

下一篇: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推荐认证律师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

    广告位咨询QQ
    393377300